首页 > 小说资讯 > 忘不了白月光的妻子我放弃了(赵然温 白月)小说完结_完本小说大全忘不了白月光的妻子我放弃了赵然温 白月

忘不了白月光的妻子我放弃了(赵然温 白月)小说完结_完本小说大全忘不了白月光的妻子我放弃了赵然温 白月

发表时间:2024-06-24 06:07:06

忘不了白月光的妻子我放弃了

小玖/ 著 |短篇小说|连载中|dygsh

这里为您提供正在热推的由“小玖”大大原创的以赵然温 白月为主角的小说资讯小说,忘不了白月光的妻子我放弃了全文阅读。
小说介绍
网文大咖“小玖”最新创作上线的小说《忘不了白月光的妻子我放弃了》,是质量非常高的一部现代言情,赵然温 白月是文里涉及到的关键人物,超爽情节主要讲述的是:我很想现在就冲上去和她提离婚,双方既然无法相爱,心中甚至还想念着另一个人。那又何必再在一起,何必再互相纠缠互相折磨。但我不能,就这样冲上去只会温家带来不必要的麻烦。温父温母对我很好,就连我父母的墓地,都是他们出钱找的...
小说试读
妻子与我结婚三年没有同房,原以为她是还没有准备好,却没想到是在为了白月光守身如玉。

知道真相的我决定不再互相纠缠,放过彼此,选择了离婚。

可妻子却慌了,哭着求我别走,说什么也不肯离婚。

1 “小暖,你不会真的结婚三年了,都还没有同过房吧?”

温暖说:“嗯,还没有。”

“啊?

真的啊?

那江淮也太惨了。”

“不过小暖,你是打算把你的第一次留给赵然,然后才和江淮同房。”

“还是和赵然有了孩子才和他同房,或者是打算一直都不和他同房?”

温暖沉默了会说:“怀孩子就算了吧,而且我也没有打算一直不和他同房,毕竟我和他已经结婚了。”

“那就是打算把第一次给了赵然后,再和江淮同房咯?”

“我家小暖暖还真是痴情啊,赵然都出国三年了,还对他那么念念不忘啊。”

我站在咖啡厅的楼梯口,听着楼上的温暖和她闺蜜的聊天,整个人冷静无比。

原来她一直没有和我同房,并不是因为害怕和没有准备好,而是因为想要把第一次给她的白月光。

这一刻我终于想通了,温暖她始终忘不了心中白月光。

而这三年的时间,我也已经还了温家的恩情,离婚对我和温暖来说,可以说是最好的结局。

我很想现在就冲上去和她提离婚,双方既然无法相爱,心中甚至还想念着另一个人。

那又何必再在一起,何必再互相纠缠互相折磨。

但我不能,就这样冲上去只会温家带来不必要的麻烦。

温父温母对我很好,就连我父母的墓地,都是他们出钱找的。

在五年前我家中出事,父亲的乌纱帽被摘下,母亲的公司也宣布破产。

一时间所有亲戚都对我家避之不及,更有甚者会落井下石,可以说是众叛亲离。

最惨的时候,甚至连睡桥洞都是奢侈。

说是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,都有些抬举我家了。

最后我父母身体出现问题逐一离世,只留下了我一人在世间。

要不是因为母亲当时跟我说:小淮,你一定要活下去好不好,带着我们整个家活下去。

我哭着点头,求着她不要死。

再后来,远在其他城市的温父得知我家就剩下我一人,接我过去生活也不会再被针对,就把我给接了过去。

温父还给我父母找了墓地,花了不少的钱。

所以我不能就那么冲上去,我要给温父留面子,给温家留脸面。

在楼梯口站了几分钟,我这才走上去,扮演一个好丈夫的角色。

2 回到我和温暖的婚房,我看着她说:“温暖,我们离婚吧。”

见到温暖有些错愕,我再说:“其实我们结婚那么多年,你我心里都清楚,我们之间并没有爱情。”

“只是因为温父想要让你和我结婚,你选择了听话而已。”

“我们再这样下去只会折磨彼此,根本没有必要再下去了。”

“所以,我们离婚吧。”

温暖没有说话,定定的看着我,半晌转身离开。

我不知道她在想什么,但这个有名无实的婚姻,确实没有再存在下去的必要。

现在天色已晚,我也有些犯困了。

既然温暖现在不想回答,那就等明天再说也好。

晚上我迷糊醒来,透着月光见温暖正站在床头,仔细一看发现她竟然抓着刀,一副凶狠模样。

这瞬间把我吓清醒了,从床上蹦了起来。

灯也在这时候打开了,温暖阴沉着脸,手中的水果刀晃得我心神不宁。

“温暖,你想要干什么?”

我语气有些不满,就算再爱也会心生怨气。

温暖沉默很久,她眼神中的情绪不停的变化着,有慌乱有气愤也有怨恨。

见她实在不说话,我也不再强求,实在是太困了。

至于拿着刀?

拿着就拿着吧,大不了就是进医院,我还不信她真的会杀了我。

要是能够进医院那就更好了,到时候我就能直接跟温父谈离婚的事了。

我伸手准备关灯,却被温暖拦了下来。

“为什么要离婚?”

温暖低沉的声音传来,我并没有听清。

“啊?

你说什么?”

“我问你,为什么要离婚?”

她又说了一遍,我抬眸看她。

精致的脸蛋,原打算就此相伴一生的人,此刻在我眼中却显得无比陌生。

我深吸口气,询问道:“你说,两个没有感情的人,他们婚后的日子会过得开心吗?”

“你过得不开心?”

温暖语气不满:“就算你不开心又怎样?

这婚事不就是你求我父亲得来的吗?”

“现在想反悔了,想要离婚了?”

原来,她一直都以为,这场婚事是我求来的啊。

3 三年前,温暖的白月光赵然家中生变,赵然的爷爷因为贪污被查办,赵然父亲的公司也因为缺税漏税数额太大,导致宣布破产查封。

而温暖因为和赵然走得太近,温父担心因为这个关系而连累到温家。

所以想让我娶了温暖,断绝外面的流言蜚语,也断绝温家出事的可能。

想要报答温父的我同意了,在这三年里也是全心全意的,扮演着一个合格的丈夫。

只是没想到,这件事竟然会让温暖如此恨我。

我看着激动的温暖,苦笑一声: “温暖,我先前说了,我们之间没有感情,继续生活下去只会互相折磨。”

“与其这样蹉跎下去,不如分开各寻幸福。”

说完我顿了顿,继续说道: “其实我知道你心里一直都还有赵然的位置,这我并不怪你。”

“以前我天真的以为,只要我对你足够好,就能够让你和我好好的过日子。”

“虽然你确实是这样做的,但我还是太天真了。”

我抬起头,看向天花板,深深地吸了口气。

“我在知道你不愿与我同房,是为了留下清白身给赵然,那时候我就明白了。”

温暖愣住了,手中的水果刀掉落在地。

我不再看她,盖上被子转身。

“麻烦帮我关下灯,谢谢。”

没多久灯真的关了,听着她的脚步响起,我再次开口: “明天我们就去离婚吧。”

脚步停下了,我有些疑惑,很久都没有传来任何声响。

再转身过来,发现温暖竟然又拿起了刀。

我叹了口气:“温暖,你有什么话直说吧,不必做出这种姿态。”

“如果你是想让我净身出户也可,毕竟…” “我来的时候,就是孑然一身,如此也算是还了你温家。”

说完我就闭上了眼睛,脑袋有些晕了,整个人都迷糊了。

“我不同意离婚。”

温暖的语气很冷,但我的脑袋都疼起来了,哪里还在意她的语气。

“这婚得离,我接受能力没那么大,当不了绿王八。”

温暖没再说话,我也沉沉睡去。

4 第二天醒来时,温暖已经出去了,这倒是和往常一样。

只是,这一次,她竟然留下还带着温热的早餐。

结婚三年了,温暖还是第一次下厨。

看着色泽鲜亮的炒菜,湿度刚好的米饭,我有些恍然。

原来,她的手艺那么好吗?

想来是这三年来,并没有能够让她去做饭的人吧,若是赵然只怕她会家务全包。

我苦笑一声返回房间,拿出温暖房间的钥匙。

她房间的钥匙我一直都有,但从没有用过。

三年前新婚夜的时候,她对我说:“我现在还没准备好,我们先不做那事。”

语气带着命令,神情带着厌恶。

后来的三年里,她的语气逐渐带着一丝乞求,神情也没了当年的厌恶。

但每次温父或温母提起,想让我们要个孩子后,她都会对我说: “我还没有准备好,你再等等好吗。”

我一直都尊重她的想法,可她的没有准备好,只是没有把她的贞洁交给心中的白月光。

今天我不打算去上班,想要好好休息一下,这三年的时间里我好累。

正好可以去温暖的房间里,拿到户口本和结婚证,等她回来就能够直接去民政局办离婚了。

温暖的房间我进来过两次,一次是领结婚证的时候,一次办婚礼的时候。

领结婚证那次,我亲眼看着她把结婚证放在了什么地方,所以在开门后就轻车熟路的打开了那个抽屉。

但在我打开后,却并没有见到我和她的结婚证,甚至连户口本都已经不见了。

难不成她放到了别的地方?

我打量了眼温暖的房间,还是决定不翻找了。

我和她虽然已经结婚三年,但亲吻的次数都屈指可数,更多的还是肢体上的接触。

我坐在客厅,给温暖发去消息。

可犹如石沉大海,一直没有得到回复。

反倒是我朋友给我发来了消息,只有一张照片,里面是温暖和赵然一起进入酒店的照片。

5 看着照片,我身体都在发抖。

原来,她不回我消息,是因为跟着赵然去了酒店。

甚至温暖直到深夜才回来。

她打开灯看着沙发上的我,语气是从所未有的温柔: “怎么都不开灯啊?”

我抬眸看她,语气平淡:“温暖,我们离婚吧。”

温暖眉头微蹙,有些不耐烦: “我说了,这婚不可能离。”

“江淮,我们结婚三年了,这三年的感情你真就一点都不在意吗?”

我面无表情的看着她:“三年的婚姻我们有感情吗?”

“而且赵然不是回来了吗?

和他在一起不一直是你想要的吗?”

“我们现在离婚,你不就能够光明正大的去找他了吗?”

温暖脸色慌乱一瞬,但很快被愤怒掩盖: “江淮你什么意思,我们结婚三年了,你竟然这样说我?”

这样说你?

不是你自己亲口说的吗?

“昨天你说的话你忘了?”

我也有些烦了,语气带着不满: “怎么,和我结婚了还要留着清白身等着去和赵然上床,就是你说的感情?”

“什么都别说了,明天就去离婚。”

6 见我态度那么坚决,温暖上前拉住我手臂,语气带着一丝乞求: “你别听风就是雨行吗,我那天只是和小雨开玩笑,又不是真的要和赵然上床。”

“我一直没有和你行房,只是还没有准备好。”

“你再给我两天时间,两天后我肯定和你行房。”

两天后和我行房?

我就呵呵了。

我眼神冰冷至极,将手机里的照片打开,重重的拍在茶几上。

“今天就已经和赵然去了酒店,两天后只怕都已经怀上了吧。

怎么,还想让我给赵然养孩子?”

温暖看着手机里的照片,神情有些许慌乱,但她还是强装淡定道: “这照片不是真的,这是伪造的,江淮你一定不能被骗了。”

我盯着温暖的眼睛,一字一句: “温暖,你真是让我感到恶心!”

“难道就非要让我亲眼见到你们在床上,你才愿意承认吗?”

Copyright © 2024 皖ICP备18012127号-35 All rights reserved. 少云小说 侵权投诉 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