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小说资讯 > 蛇欢沈悦(安娜张童)免费小说全集_热门小说阅读蛇欢沈悦(安娜张童)

蛇欢沈悦(安娜张童)免费小说全集_热门小说阅读蛇欢沈悦(安娜张童)

发表时间:2024-06-20 06:04:55

蛇欢沈悦

安娜/ 著 |短篇小说|连载中|1

这里为您提供正在热推的由“安娜”大大原创的以安娜张童为主角的小说资讯小说,蛇欢沈悦全文阅读。
小说介绍
无删减版本的现代言情《蛇欢沈悦》,成功收获了一大批的读者们关注,故事的原创作者叫做安娜,非常的具有实力,主角安娜张童。简要概述:期间嘴巴张了几次想要解开与共通符间的连接,可接二连三袭来的摘胆剜心感却让我连句话都说不完整。就在我万分痛苦时,突然感觉唇畔处有什么凉凉软软的触感贴了上来。清香的薄荷味伴随着灵活的软糯感顺进唇齿,有一颗甜的像糖的圆物在舌尖停留几许后滑入喉中……一瞬间,全身的痛感被瞬间弥漫至四肢百骸的舒适凉意所取代。我...
小说试读

夫妇俩立即照做,按照我的指示进去后盘着一条腿坐好。 中元节,七月半,午夜十二点,鬼门大开。 这一日,天地间阴涨阳消,无数鬼魂可以经由地府短暂开启的阳门进入人间,但必须在规定时间返回。 同时,无数游荡在阳间的孤魂野鬼,也可趁此机会通过阴门进入地府,运气好的话或许可以顶替其他鬼魂入册投胎。 “啊——” “阿悦,救命啊,体内的病又发作了,快救我命啊!” “……” 十二点刚一过,原本坐的还算稳当的夫妇二人,几乎同时倒地哀嚎了起来。
“啊!”
我忍不住痛呼出声,双手下意识的环抱住身体倒在床上。
期间嘴巴张了几次想要解开与共通符间的连接,可接二连三袭来的摘胆剜心感却让我连句话都说不完整。
就在我万分痛苦时,突然感觉唇畔处有什么凉凉软软的触感贴了上来。
清香的薄荷味伴随着灵活的软糯感顺进唇齿,有一颗甜的像糖的圆物在舌尖停留几许后滑入喉中……
一瞬间,全身的痛感被瞬间弥漫至四肢百骸的舒适凉意所取代。
我很快感觉共通符失了效,抬了抬沉重的眼皮,恢复光明的视线里映入南锦那张好看到人神共愤的脸。
不知道是不是我现在看人有重影的缘故,总觉得他脸上现在的表情看上去很复杂。
明明表情幽冷晦暗,像是还在生我的气,可看着我的眼神却好像透着那么几分无奈与……心疼?
我想我一定是痛的出现了幻觉。
南锦就算是心疼巫医堂门口路过的一条小蛇,估计都不会心疼我这个“容器”。
我不想再直视这幕幻觉,缓缓闭上眼睛。
快要昏睡过去之前,耳边似乎还听到了一声极轻极轻的叹息声……
……
我这一觉睡了整整一天一夜,再醒来已经是隔天的中午,我从放在床头的手机确认了现下的时间。
我坐在床上缓了缓,刚想起床去往大堂,一身玄衣的南锦突然从厨房的方向拐进卧室。
他手里捧着一碗热气腾腾的粥,进来后看都没看我一眼,径直走到床头把粥放下,而后转身离去。
“……”我的视线全程追随着南锦的身影,几度想开口说话,却都被他漠然置之的背影挡了回来。
这蛇,到底在生哪门子气?
我实在不解,目送他的背影彻底消失在卧室门口后,才抬手去拿放在床头的那碗粥。

与此同时,卧室门外飘进南锦幽幽的说话声tຊ——
“下次再犯这种比弱智还白痴的错误,我绝不再管你。”
“……”
哦,这下知道了,感情是气我又伤他爱人的身了呗。
我赌气没应南锦的话,拿起粥想象着是在吃蛇胆蛇皮蛇心,一口接一口的送入腹中。
接下来的几天,南锦主动向我发起了“冷战”请求,而我也欣然接受。
于是就造成了两个人虽然天天共处一室,但却保持着几乎为0的交流模式。
我以为这尴尬又窘迫的诡异气氛起码会保持一个星期以上,谁知才不到三天的时间,就被一通我突然接到的电话所打破。
驱邪大阵
打来电话的人,是李花。
她言语很是迫切的问我说:“阿悦,今天就是中元节了,你说的那片空地在哪?我跟你爸现在就过去等你。”
“在郊区一处烂尾楼的停工区,地图上叫华明小区,直接过去吧。”
这烂尾地是张童帮我找的,我也在全方位AI地图上看过全貌,聚阴散灵,适合布阵,是个送阴魂上路的好地方。
李花似乎是认识这个地方,一听地名便连连应声说马上就去。
我叮嘱了她几句去了别乱跑后挂断了电话,随后开始准备起了晚上布阵要用到的各种用具。
这几天我没再用共通符查看过夫妇俩的动向。
但负责盯梢二人的司钰同事几乎每天都会给我打一个电话,事无巨细的汇报一遍二人的行程。
我暂时还未从中发现什么有关陷阱的“端倪”,但准备东西时仍旧留了个心眼,确保到时万一出了变故不至于失去自保能力。
在我最后一遍确认用具数量时,我突然感觉背后袭来一阵冷风,出于本能回头一看,视线正对上南锦那双紫色竖瞳。
“!!!”
我对此毫无预料,身体不由得被吓一激灵。
“你……你在我背后做什么?”我下意识的拔高语调问南锦道。
南锦没有回答我的问题,幽森的视线转向我摆放在诊疗台上的一众布阵用具,半天才缓缓开口道:“你今晚,确定要去么?”
“?”我在心里缓缓打出一个问号。
这话问的,好像我不去你能饶了我一样。
我心里暗骂南锦的虚伪,可面上却不动声色,故意低头不去与他对视,用不温不火的语气说:“为了你的怜晴,我再不想去也得去。”
我真心觉得自己这话没什么问题。
可不知为何,话音落下的同时,却清晰的感觉到对面那条蛇周身的气压再次骤低。
……我一度怀疑是自己的感觉出了问题,毕竟往常只要提及对“怜晴”有益的话题,南锦的情绪通常都是柔和而稳定的。
这回是……
我刚想抬头观察一眼这位蛇王,头顶却猝不及防的响起他咬牙切齿的声音:
“沈悦,我真不知道你脑子里装了些什么东西,简直愚不可及。”
说完,南锦再次转身离去。
“……”我看着他的背影,心里数着他这几天发火的次数,满头都爬满了问号。
这蛇,究竟是在不满我什么?
我向来猜不透南锦的心思,这次干脆也没深想,收好用具后见外面的天色已经渐暗,便打了辆车前往华明小区。
路途大概一个多小时。
我到时沈肃和李花已经在停工区坐着等候,见我来二人急忙屁颠屁颠的上前迎接。
“阿悦,你终于来了,最近那噬骨之痛连白天都会发作,我跟你爸真是苦不堪言,你快赶紧帮我们把这病治好吧!”
几天不见,李花整个人看上去都瘦了一圈,显然是被体内的各路阴魂折磨的不轻。
我那天也算亲身经历了一遍二人的苦痛,心里虽不至于生出圣母同情但也不像上次那样冷脸对着二人,而是耐心向李花解释说:
“现在还不到时候,你们先退到边上吧,在午夜十二点前我会布一个阵出来,你们的病需要在这个阵法中被治愈。”
已经到了临门一脚,李花虽然焦急又疑惑,但为了我能加快布阵的速度,还是在连连应声后,赶紧转身拉着沈肃退到一旁等待。
我也抓紧时间开始布阵。
这个阵法名叫“驱鬼阵”,起源于道教,后经风水高人加持又演变成了“辟邪风水大阵”。
李花和沈肃的情况比较特殊,二人体内的阴魂经由一正一邪道法引入,所以驱时也需两种阵法结合。
我沾了鸡血的红线将用数枚五帝钱串起来,在宽阔的地面摆出一个足以容纳两人站立躺倒的八卦阵。
又在阵外四角摆放貔貅,牛角,铜镜,猪惊骨等镇压辟邪之物。
因为结合了风水原理,四物的摆放位置遵循今晚的月亮方位,一点偏差都不曾有。
摆好阵时,时间已经将近午夜,我手持桃木剑指了指面前的铜钱八卦阵,示意李花和沈肃夫妇一人站一边。
夫妇俩立即照做,按照我的指示进去后盘着一条腿坐好。
中元节,七月半,午夜十二点,鬼门大开。
这一日,天地间阴涨阳消,无数鬼魂可以经由地府短暂开启的阳门进入人间,但必须在规定时间返回。
同时,无数游荡在阳间的孤魂野鬼,也可趁此机会通过阴门进入地府,运气好的话或许可以顶替其他鬼魂入册投胎。
“啊——”
“阿悦,救命啊,体内的病又发作了,快救我命啊!”
“……”
十二点刚一过,原本坐的还算稳当的夫妇二人,几乎同时倒地哀嚎了起来。
不到几秒的功夫,五官就因承受着莫大的痛楚开始变的狰狞,周身裸露在外的皮肤也如同雨后冒尖的春笋般,不停的有各种人手人脚甚至人脸模样的形状开始向外

Copyright © 2024 皖ICP备18012127号-35 All rights reserved. 少云小说 侵权投诉 SiteMap